欢迎来到大雁塔在线!

手机版 收藏首页 设为首页

财主与乞丐的故事 有关财主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8/2/13 0:55:38

一天,寒风凌冽,大雪纷飞,望江村外的马路上有一个衣衫褴褛、手持“打狗棒”、肩背破布袋的乞丐沿路乞讨,走到村东头吴大麻子家,双手作揖:“大爷,行行好!我已一天没吃饭了,给一点吧。”吴大麻子见雪天来了一个“叫花子”,没好气地说:“去去去,我家都揭不开锅了,还有给你吃的?”无奈,乞丐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往前走。当走到一个大房子前有关财主的故事,乞丐停住了脚步,心想:从这房子来看,这家一定很有钱,看这家主人会不会施舍给一点饭吃。乞丐抬起手,“咚、咚、咚”地连敲了三下,望江村的吴财主打开门,只见眼前站着一位五大三粗的“叫花子”,吴财主细细打量起来,心想:看他笨头笨脑,目光呆滞,一定是一个老实人;看他膀大腰圆,一定是一个做事的好“把手”。想到自家正好缺一个长工,把他收留下来,既能给他一个安身之地,还能帮自己做事,一举二得。于是就问乞丐:“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家中还有什么人?”乞丐答道:“我家在陇西,家中无人,我现走投无路,以乞讨为生。”“那你愿意在我家打长工吗?保你吃穿不愁。”“我愿意!”乞丐赶紧答道。

就这样,乞丐留在了财主家。家里突然来了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陌生人,吴财主还是不放心。吴财主为考验乞丐是否真的老实,决定考验他。第二天一大早,吴财主就把乞丐叫到堂屋,说,“你今天的事就是挑一担黑炭到村东头的河里洗,直到洗白为止,然后回来告诉我。”乞丐听罢就挑了一担黑炭到河里洗。洗了一担后,乞丐又跑回家再挑一担,从早到晚洗了近二十担,大财主与书生的故事黑炭怎么也洗不白。于是,乞丐就回家告诉财主,“财主,财主,我从早洗到晚,洗了近二十担,黑炭怎么也洗不白。”财主说:“好了,我知道了。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小财主上树撒尿的故事。”

第三天一大早,财主又把乞丐叫过来说:“你今天的事就是把这一蓝子鸡蛋拿去煮,煮烂了再来告诉我。”“好吧!”乞丐高高兴兴去煮鸡蛋。财主与穷教师的文章乞丐把鸡蛋放到锅里煮啊煮,从早煮到晚,水煮干了又加水,如此反复,不知多少次。锅里的鸡蛋却怎么也煮不烂。乞丐满脸愧疚地跑来告诉财主,“财主,财主,我从早煮到晚,鸡蛋就是煮不烂。”财主说:“好,我知道了,你今天的事做完了。你现在可以去睡觉了。”

经过这二事的考验,财主证实了自己当初的判断:这乞丐确实是一个老实人,是一个值得信任的长工,以后家中有什么事可放心地交给他去办。

大财主与书生的故事

乞丐张见乞丐李彻底完了就急忙从他怀里找银子。很快一包银子到手了。乞丐张手托着一袋银子自言自语道“对不起了老李谁叫你命贱呢不过我会给你多烧纸钱的有关财主的故事。”乞丐张把银子揣进怀里提鼻子一闻有股酒味。对了老李不是上集买东西吃了吗看看他买的啥好吃的给我带回来没有。乞丐张弯腰在乞丐李怀里乱摸一个烧饼掉了出来里面还夹着牛肉。财主与穷教师的文章乞丐张把烧饼拿在手里长叹一口气说“真想不到老弟还真想着我哎都是我不好不该把你打死。”乞丐张已经饿了来不及想太多张开大口三下五除二一个烧饼夹牛肉进了肚又喝了几口烧酒不大一会觉得肚子滚疙瘩疼。不一会乞丐张口吐白沫两腿一伸也进了阎罗殿。

第二年春天,村里来了一个楚剧团,悠扬的锣鼓声让财主心里激荡。夜幕降临,村里人都拿板凳到村西头看戏。财主是一戏迷,很想去,就问乞丐喜不喜欢看戏,乞丐说:“您一家人都去看吧,我在家守屋。”财主心想:这也好,家中留个人守屋,我们就能放心地看戏。财主跟乞丐说:“我把钥匙都给你,我们走后,你把门都锁好,我们回后敲门,你就开门小财主上树撒尿的故事。”“好,我知道了。”安排好事情后,财主一家人高兴地看戏去了。

经过这二事的考验,财主证实了自己当初的判断:这乞丐确实是一个老实人,是一个值得信任的长工大财主与书生的故事,以后家中有什么事可放心地交给他去办。

小财主上树撒尿的故事

舞台上的楚戏让财主笑得合不笼嘴。有关财主的故事财主觉得平生以来最幸福的是今天晚上。戏完了,财主一家兴高采烈地、又说又唱地回到自家门口。抬手敲门,一看,门上用毛笔写了一首诗:“黑炭洗白炭,鸡蛋煮不烂,老实老实真老实,老老实实挑一担。”财主撬开门大财主与书生的故事,进家里一看,箱子、柜子都敞开着,金银财宝都没有了。吴财主顿时明白了一切:原来趁他一家看戏的时间,乞丐把财主家值钱的东西都装在一担箩筐里挑走了。失去金银财宝的吴财主气得六窍生烟,顿时倒地,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