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雁塔在线!

手机版 收藏首页 设为首页

米卢李响宫外孕 马克坚谈米卢和李响的复杂关系

发表时间:2018/1/23 4:10:53

记者:有言道:“成功的男人后面总会有一个精明的女人马克坚葬礼。”从总的看,米卢在中国是成功者,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前一段很风光的女记者李响和米卢的关系被炒得很复杂,你作为一个接近米卢的足协人士,又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孙骁骁和李响和好了吗

马克坚:大家都知道,体育离不开宣传,宣传也离不开体育。作为一个浪迹天涯的职业教练,米卢很会利用传媒。所以我认为米卢和李响既是工作关系也是相互利用关系。

记者:米卢和李响的关系是相互利用?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意思,但是这是基于什么理由呢?

马克坚:米卢刚来中国时,心中有些意见又不便道出,都巧妙地利用李响传播,而李响则以“独家”身价陡增。

记者:既然是这样一种关系,李响是不是米卢身后那一个精明女人,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是米卢的助手呢?

马克坚:李响是不是米卢的助手,只有你自己去判断。

李响和米卢记者:在中国足协的反思总结会上,没有明确提到对米卢的评价,但有媒体称,中国足协对米卢功过为“四六”开,是否属实?

这是中国足球首次由外籍主教练来带领冲击世界杯,来自德国的施拉普纳曾经被寄望成为救世主,但是最终结果证明中国足球还不具备冲击世界杯的能力。施拉普纳曾经是一个在中国的知名度曾经仅次于马克思、恩格斯的德国人,一个给中国足球刮起强烈旋风的教练,一个在一片陌生土地上要交出昂贵学费的教练,一个努力工作、认真挣钱、兢兢业业却能力欠佳的教练,一个在中国成为举国知晓、其能的新闻人物。这时足球圈内外终于想起该用洋教练了,中国足球犹如一个患疑难病症的人,吃完中药服西药,没想到病情反而加重了。中国队请洋教练这个举措是对的,问题是什么水平的洋教练。

马克坚女儿马克坚: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足协对米卢有什么“四六”开。那或许只是传媒的“自作多情”。在周六中午昆仑饭店的告别酒会上,阎世铎代表中国足协对米卢已有高度评价。当初聘米卢来就是为完成一个目标:冲杯成功!米卢完成了,这就应看作是最大成功。

记者:在反思中国足球中,有传媒,甚至圈内权威人士都否定米卢提出的所谓“快乐足球”,认为这是阉割了竞技足球残酷、竞争的本质孙骁骁和李响和好了吗。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马克坚:在我和米卢相处的两年多时间内,我从未所说他提出什么“快乐足球”这个口号。米卢只是说过,作为职业足球人,米卢李响宫外孕应该在足球的训练和比赛中去寻求欢乐,他的用意是教育球员抛弃沉重的负担。恰恰相反,米卢经常告诫球员,世界杯的竞争是残酷的,其残酷性大大超过联赛,这是世界杯的性质和赛程所决定的,容不得半点闪失,必须通过长期、艰苦的磨炼提高个人能力和战术能力。作为一种职业和事业,他启迪球员在残酷竞争中享受足球带来的情趣和欢乐。如果把所谓的“快乐足球”看成是玩耍、游戏,这绝对是误解,甚至是笑话。

记者:在批评“快乐足球”的时候,米卢的“网式足球”也遭到指责。认为这是纯粹的“花拳锈腿”“贵族足球”“游戏足球”。

马克坚: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据我解知,“网式足球”是米卢准备部分和结束部分一种结合“球感”的调节训练。不仅一点不影响正规的训练,而且是一种调节和放松。所有的教练都有一套自己的调节手段,只不过米卢采取的是“网式足球”,一点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孙骁骁和李响和好了吗。更不能作为被指责的理由。

记者:有消息说,米卢曾遇到过几次“信任危机”和“下课危机”。对手又是球员、中方教练、中国足协。“危机”是怎样化解的?

马克坚:在浩瀚的宇宙中,无时无刻不充满着矛盾,正是这种矛盾推进着社会的发展。因此,米卢在漫长的两年半中,不可能和球员、中方教练、中国足协一点矛盾都没有。产生矛盾的原因我认为仍然是观念、文化背景、理解差异、个性造成。一般而言米卢李响宫外孕,通过沟通,矛盾甚至危机就会化解。和米卢相处,他比以前的外教更容易沟通。另外,每个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比如中方教练沈祥福比较欣赏米卢那一套。而另一些教练或许有所保留,这都很正常。

记者:听说米卢很多地方因“独断专行”而得罪了不少人李响和米卢。对此有何看法?

马克坚:刚才我已经谈了。一些是观念方面的差距,一些是工作习惯。比如中国人习惯开会、书面规划、报批等等。而这一切,米卢都不太适应。什么计划、人员选拔,马克坚葬礼几乎就是在他脑子里。按中国人的习惯,讨论、交流、沟通,米卢的确做得不太够,有时也有些情绪化。对此李响和米卢,与他一起工作的人难免有些意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米卢也慢慢适应了中国的习惯。

李响和米卢

记者:据记者掌握的信息,十强赛之前,米卢很坚持自己的一套,工作也十分严谨,但“冲杯”成功之后,给人的感觉有些松懈。不知为什么?

伊尔比德,一个陌生的城市,16年前这座城市留给中国无法忘却的伤痛。在诞生“黑色三分钟”之后的第四年也就是1993年,5月28日中国队在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中迎战弱旅也门队。马克坚女儿全场90分钟内,中国队完成26脚射门,对手仅仅一次远距离任意球中柱后反弹在门将徐弢手上入网。事后证明,正式这一脚打门将中国队再一次挡在了世界杯大门外。

马克坚:这个问题很简单,米卢很注重合同。合同的目标就是“出线”。因此,在十强赛前,米卢很坚持己见。但“冲杯”成功之后,整个国家队的工作目的性不是很强。在这种环境下,他也乐得轻松孙骁骁和李响和好了吗。据我所知,米卢很想替中国队冲击16强,但这些不是米卢可以决定的,牵扯面很广。比如,米卢认为集中精力打好韩日世界杯、足协应多考虑国家队利益,少参加俱乐部联赛。但他的这一想法被否定。结果,造成范志毅、孙继海、祁宏三大主力带伤打世界杯。米卢曾和我谈起齐达内一受伤,法国队就没戏,而范、孙、祁三人是中国队中坚,三人都受伤,比赛咋打!但米卢也只能服从足协的决定。

记者:在韩日世界杯上,中国队未能打出应有水平,米卢责在何处?

马克坚:比赛没有打好,主帅当然有责。对米卢而言,我个人认为,无论在体能准备、战术打法以及对对手的研究上,都有值得改进之处。但这和整个国家队备战韩日世界杯有关,有些不是米卢一人可以左右的。米卢也曾叹息,世界杯决赛上,国足战绩令人遗憾。可以这样说,两年前本米卢是带着自信踏上中国土地的。两年后米卢李响宫外孕,米卢带着遗憾离去。因此,我认为认真总结国足本届“冲杯”“征战韩日”和米卢执教的得失对于下一步聘请教练、备战德国世界杯都会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你认为未来的外教选拔标准应是什么?

马克坚:这个问题是说深不深,说浅不浅。关键的问题只要认真反思和总结聘请各个外教的经验教训,做到有的放矢。对于国足主帅来说,孙骁骁和李响和好了吗今后的目标任务难度将越来越大。同时,必须明白一个观点,并非找到一个好的教练,国足就可以冲进2006年德国世界杯。而是要通过全方位的总结,扎扎实实地抓好冲击世界杯的系统工程。

需要阐明的一点是:全力以赴,抓好后备队培育当然是战略目标。但就国家队而言,就征战世界杯而言,又近在咫尺,说穿了,真正给我们冲击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时间也就仅仅只有3年。这的确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米卢李响宫外孕如今再回忆上个月的几次见面,年维泗有些语塞,“前两天听说他生病入院时我真的很意外……”年老认为,马克坚运动员出身,虽然血压高,但总不会被如此严重的脑出血所击倒。